转载于:公安局网安局

很多人都希望能找到个网上兼职,不耽误正事,玩玩手机就把钱赚了,可许多的“网上兼职”其实都是诈骗,比如警方反复宣传警诫的“刷单诈骗”需要提醒大家的是,除了诈骗“网上兼职”还有可能是在从事非法活动,你稀里糊涂的,就有可能成了“帮助犯罪”今天就来了解一下违法的“跑分兼职”吧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什么是“跑分”

我们这里所说的“跑分”,特指利用合法第三方支付渠道的收款码,为别人进行代收款,随后再转款到指定账户,从中赚取佣金。

可想而知,这种“跑分”的主要用途就是洗钱,特别是境外赌博、诈骗网站,多数会采取这种方式收钱。这些网站指使一些人建立“跑分”平台,使用“XX付”、“XX宝”、“XX信”等进行收款,将境外赌场等非法平台收款汇集后再统一转账至非法平台,以达到“聚沙成塔”、“分散收款”、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的目的。

想要完成“跑分”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,就是“码商”。这种“跑分”案件中的“码商”,特指负责提供收款账号协助境外赌场等非法平台收款,并将收款按指示转款到指定账户的人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“跑分”团伙

从2019年10月开始,陈某等人搭建多个“跑分”平台,建立通讯群组招聘、培训大量社会“码商”使用自有个人、假冒他人支付账户为境外赌博团伙提供支付服务,并从中收取2.3-2.8%不等的手续费,“码商”则从每笔支付中抽成1-1.3%不等的手续费。

随着“净网2020”专项行动的深入开展,经过6个月的摸排侦查,四川广安警方发现、摸排、查清了这个为境外赌场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的大型“跑分”团伙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抓捕时机成熟后,广安网警成功将以陈某为首的13名平台骨干及26名“码商”抓获,共查扣涉案资金300余万元,扣押作案手机100余部、电脑30余台、手机卡750余张。截至被捕时,陈某等人开设的支付平台累计“跑分”2.7亿元,其中“码商”个人最高累计“跑分”近千万元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受害者&违法者

在对该案进行侦办时,民警发现26名“码商”绝大多数是在网上找兼职后发现这份“工作”的,主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、家庭主妇、辍学待业人员等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家庭主妇张某:

我是一名全职太太,在家里有太多的空闲时间。5月初我在一个QQ群里看到了“码商”这个兼职,要求很低,不限工作时间工作地点,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了。

按照流程我先向平台支付了一千元的押金,上传了我的个人支付宝收款二维码,然后就按照指示收款转款。就这样我通过“跑分”半个月挣了4000多元。

新毕业大学生赵某:

我是2019年毕业的大学生,毕业后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,不停地辞职入职。去年12月,我在网上看到一条招聘广告:“在家轻松月入过万,不限工作时间。”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注册成为“码商”。

尝到甜头后,我忍不住加大投入,将押金充至3万元,并将自己亲朋好友的10余个收款二维码上传至平台,提升收款额度及速度,4个月里非法获利达6万余元。

案件中的“码商”往往对自己行为的性质懵懂无知,甚至认为自己是受害者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办案民警

此案中的荣某是平台管理人员,作为“码商”管理,荣某需要给“码商”上下分,给“码商”下指令,向指定银行账户转款。荣某将自己的亲戚好友李某、唐某、钟某3人邀进管理团队,教其“跑分”兼职。

其表妹李某一度担忧“跑分”是否违法犯罪,但在利益诱惑前还是选择罔顾一切“跑分”赚钱。直至被抓获时,四人共计“跑分”近800万,管理资金流向近5000万元,为网络赌博犯罪提供了巨额资金支付结算服务。

四川广安警方打掉一大型“跑分”团伙,涉案金额近2.7亿元

“码商”们踩踏法律红线,帮助信息网络犯罪的事实,已经触犯了刑法,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。目前,开设“跑分”平台的陈某及“跑分”金额巨大的“码商”王某等16人已被批准逮捕,“跑分”金额较小的“码商”李某等23人则被取保候审,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

无需本钱,无需上班,玩玩手机,动动手指,1%的手续费就轻松赚到手,听起来确实令人心动可这是在为罪恶的赌博网站洗钱,你“跑分”越多,罪罚越重,“高额回报”实源自违法  
“网上兼职”需擦亮双眼,罔顾法纪迷途不返,法网恢恢疏而不漏。
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条)